Epimetheus

So we beat on,boats against the current,borne back ceaselessly into the past.

病隙碎笔

你就像我裸脚踩上的一根图钉,布满铜锈的外壳缠着丝丝甜如蜜糖的月光,我知道你就在我脚下,下一秒我枯朽的身体将和你尖锐的灵魂亲吻。而我没有逃,我的脑海中响起了支离破碎的笛声,来自哈默林的花衣吹笛人带着他腐烂的心脏蛊惑着我,向前、向前、再向前,对啊,看着前面吧,把过去全部丢掉吧,就这样毫不犹豫地踩下去。



脚底被贯穿的瞬间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低头一看发现有种漂亮的颜色开始一圈圈晕染开来。那红色真美啊,让我想起清晨外祖母自制的士多啤梨果酱,混着周末晴好的阳光和喜悦挠得我心痒痒。我感到有什么开始从脚底漏出,血液、水分、肉体、灵魂。你冰冷的硬金属的舌尖舔舐着我的一切,铁锈味和血腥味混...

7

[三日鹤]好笑的爱|大正paro.章2|

承蒙厚爱,不胜惶恐,送上五千更新,祝阅读愉快。


#再次警告:本文为架空,有些事件人物会有历史对照原型,但名字时间轴甚至过程都经过自我加工,所以它是架空,真的架空,别较真,么么哒#


>>>

2


鹤丸不知道自己是受了什么刺激才会跟上来,直到和那人走到玄关处被对方提醒拖鞋才回过神来,肯定是这个人的字太帅气了母亲赞誉也很高看起来也不像坏人对没错就是这样,青年抿抿嘴唇不断给自己的愚蠢找台阶下。


看起来不像坏人,但也不像是好人啊,但这就不知道我们的鹤丸先生是否意识得到了。


走进玄关的时候鹤丸注意到两旁都挂...

4 41

[三日鹤]好笑的爱|大正paro.架空未完|

架空向,全是无聊的私设(。

大正paro,设定是一心向往革命实则为文艺小青年的现役军校学生鹤丸(17)X 从头到尾都是文艺气息的画家三日月(25)(X

LOF上次更新是将近一年前的事了呢想想就有点小激动哦(不

祝阅读愉快w

>>> 


好笑的爱

文/临渊


欧洲那边打得不可开交的战役才结束没两年,周围那些在战时高喊着生活富裕日本万岁的声音却沉寂了一大半,那个词叫什么来着,鹤丸努力回忆着课本上的知识,啊对,战时经济泡沫,就是这个,美好的事物还真是像泡沫一样,就这么毫无防备地破碎在眼前。


当然也没有碎掉这么夸张,至...

15 60
 

© Epimetheus | Powered by LOFTER